空桑寂

圣斗士原著粉,也欢迎讨论世界各体系神话

死亡轮回 (九)

本章第一卷完结,稍长。

下一章开启第二卷。

过道上,到处都是血。

米罗刚从昏迷中醒来,头脑还有些昏沉。他的黑睫半垂,碧色眼睛中幽光散漫,带着几分刚醒过来的疲倦。

但过道的地板上是一滩滩鲜血,墙壁栏杆上是喷洒的人血……米罗的碧眸中便瞬间凝起了冷厉的亮光。此时,他的眼睛就像黑夜中亮出的寒光闪闪的刀锋。

他已经凝起了精神去打量四周。

 

过道上不只是血。

混在黏糊糊的污血中的,还有人类的骨肉残渣。米罗扫视两眼,便已分辨清楚。

他咬紧了牙,脸色变得异常严峻冷肃。

 

纱织见米罗停在门口。

她从他身后走出,看向过道上可怖的景象。纱织心中一点一点往下沉,她的声音...

查看更多

少女动画第二集——翔子与玛尤拉

 动画第一集,响子被抓走后。翔子自己表示要接受修行,成为一个圣斗士。
于是翔子才被送去玛尤拉的地方修行。

姐姐被抓后。少女们与雅典娜这方,肯定讨论过此事,才送翔子去修炼。
对于失去姐姐的翔子,美衣为她拾饭粒,细心体贴。
同时美衣再次强调,圣斗士修炼的严酷。
坚持不下去,就别做圣斗士,回家继续当老百姓。相信很多孩子都会退却回家去。
但翔子听到修炼的严酷,还是坚持,自己一定要成为圣斗士回来。

新登场的玛尤拉,是第一个训练翔子的人,相当于翔子的一个老师。
那么,玛尤拉是怎样一个老师?

美衣说,玛尤拉是能在短期内培养圣斗士的人。
那么,很可能玛尤拉需要有更严厉的态度、更艰苦的训练。
因为她要在短期内培养出圣斗士。...

查看更多

死亡轮回 (八)

从酒吧出来,到下午四五点钟时,米罗和纱织先去海边的餐厅吃了饭。

餐厅门外就是金色的沙滩。沙滩上撑了遮阴的顶棚,摆着桌椅。悠扬的音乐播放着,彬彬有礼的侍者微笑着端上餐点。

 

初夏的这个时间点,日头还大。

吃了晚餐后,米罗就带着纱织沿海滩漫步而去,沿这条路过去可以回码头停船的地方。

艳阳笼罩下,和煦的海风吹过。米罗看见身边的纱织的蓝纱长裙被海风拂动,闪耀的日光折射在蓝纱之间。

她的紫发亦被海风拂起,欲要遮眼。米罗刚想提醒她,少女已伸手将紫发撩到耳际,侧头对他温柔一笑,蓝纱飘摇,她的身影风姿绰约。

 

其实圣域的金沙碧海,比那不勒斯的海更美。那里有海女神的后裔雅...

查看更多

周末有事没更文。放张朋友宽宽画的图。


cp向的,是一个以前YY的架空背景故事的配图。


祝贺今天少女动画播出。

死亡轮回 (七)

普罗透斯号改了航线,向着最近的港口行去。

繁华的城市轮廓渐渐显现,点缀着夜景的万千灯火。扑面而来的是人间烟火的气息,那是意大利的那不勒斯。

因为是临时改航线,到那不勒斯靠港已经很晚了。

 

纱织第二天早上起来,打开房门。只见走廊上有点热闹,女人挽着挎包,男人脖子上挎着单反相机,纷纷都往外出去了。

这是都下船去那不勒斯逛了?纱织想到,上前去敲了敲米罗的房门。

没人开门。敲了好几下都没反应。

 

纱织转身向外找去。

只见普罗透斯号正停在港口处。清晨的阳光洒满城市与海面。高楼鳞次栉比,正对着蓝色波涛的大海。

码头处的航船成排,扬起了风帆。上船和下船的人来来往往...

查看更多

死亡轮回 (六)

船长向斯葛彼奥先生禀告完后,就转身往大门而去。

纱织蓦地回头。

只见在她背后,那道大厅的暗门悄无声息地滑动,船长出去之后,那道门完全关闭了。

纱织心中也随之一抖。


来到这大厅的路虽然七拐八弯,暗中不知布置了些什么机关。但纱织知道,米罗一直没暴露行踪,不曾落下,始终潜行在后。

她知道他就在门外不远的什么地方,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。这让她觉得安心。

而这道大门一关,隔开了米罗的视线,也完全阻断了纱织的退路。


纱织背后冒出一阵寒意。

而在此同时,她清楚地听见,一阵阵沉闷血腥的吼声接连响起。非常近,似乎与这间大厅只有一墙之隔的距离。

区区一面墙。仿佛下...

查看更多

长离

旧文整理重发


1987年。一个春夜。雅典市的阿克罗波利斯山上,一个年轻男人神色肃然地走下台阶,似乎在思考什么事。他尚处于人生的盛年,挺立潇洒。没多久,他似乎想到什么,突然阖目笑了。这个笑容异常迷人,让半空中飞来的女子也不禁心跳半拍。他刚才在想什么?她赶忙用神力去探知,然而得到的结果却让她惊讶不值乃至忧伤气愤。于是,她渐渐在他面前现出身影来。

“什么人?”米罗豁然厉声喝出,警惕地盯着突然显现在半空中的美丽女子。她生着一双七彩色的羽翼,身穿古希腊式衣袍,一手执奇特形状的杖,一手托着杯。应该是希腊神话里某位神灵,米罗暗想。

面对青年雪亮如寒夜电光的眼神,她不由生出几分怯意,不愧是天后选中的人啊...

查看更多

死亡轮回 (五)

许多船员和乘客都涌上了甲板。

人群挤挤嚷嚷。有乱纷纷地劝纱织放手的;有壮实些的汉子跃跃欲试,想找机会上前去阻止纱织。

甲板上一时乱得不可开交。

 

那个叫赖特的男人,一边嘴巴里爆着粗,一边借机腾出一只手来,向纱织的腕间袭击而去。

他正想掰断这紫发少女的手腕,抢了她手中的黄金匕首。

此时注意力全在前方人群的纱织,却不慌不忙地将匕首一个倒转。又轻又快,看似很细微的一个动作,却需要很高的技巧性。

匕首倒垂,在纱织指间极快地转了半圈,斜垂着划在赖特的手上。

一切不过在一刹那间。赖特手背立刻被切开,伤口很深,带起血渍飞溅。痛得赖特当场就骂了一句脏话。

 

赖特咒骂...

查看更多

雪如晦 (一)

送妙迷朋友的一个短文。

卡妙X雅典娜。


雅典市阿克罗波利斯山上,那朴素古老的女神殿中,第一次聚集了这么多人。

平日里,这女神殿是雅典娜应居住一生的地方,孤独而空旷。

此时,这空旷宽广的神殿中央,一具巨大的冰棺泛着晶莹剔透的光芒。一看便知,这是水瓶座卡妙才能制造出来的冰灵柩,一般的圣斗士绝对没有办法打开。


这冰棺之中,冰封着一个美貌的少女。

她身穿古希腊式礼裙。淡紫长发衬着象牙白的肌肤,透过冰棺看来,呈现出一种优雅而美丽的色调。

她的双目静闭,就像安详睡着了一般。她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红,倒是像发烧才有的模样,但被这冰灵柩给压制住了。


老教皇史...

查看更多

死亡轮回 (四)

米罗大人2018生日快乐!

天蝎月到了,这章稍微拉长一点。

次日下午。

纱织在门口看到米罗将他的行李箱从他原来的房间里拖出来。

紫发少女见状,也回身到自己的柜子处,将米罗的白衬衫和他放在她屋里的换洗衣服都取了出来。

纱织把米罗的衣服都洗干净了,整整齐齐地叠成一叠。

 

她捧着米罗的衣服,跟着他来到另一个房间。

米罗正收拾东西,尽管身后少女的脚步很轻,但他还是很快察觉到动静,立时回头来。

却见正是纱织静静站在进门处,她的脸庞被窗户处折射来的日光镀上一层柔柔的光芒,眉眼温和。她手上捧着他的衣服,犹带着清洗后的清新气息。

见米罗回头来,纱织才微微一笑:“手暂时没空,没敲...

查看更多
©空桑寂
Powered by LOFTER